广东石油化工学院社团联合会

学霸环卫工痴迷宇宙 研究相对论发表四篇论文

作者:sttd

 

 

 
 

作为研究学霸的吴宏毅。

    暗物质、广义对称性、狭义相对论,对于这些普通人完全摸不着边的词语,初中尚未毕业的吴宏毅,却能侃侃而谈。这个48岁的一线保洁人员,在佛山扫了28年大街,但身上却贴满了各式标签,他是喜欢钻研太空、天文的宇宙迷,也是喜欢听摇滚、看电影、舞文弄墨的“文青”,还是除了工作就不爱出门的宅男。

    这个同事、朋友眼中的“科技宅”、“宇宙迷”,曾有机会做脑力工作,他为何最终选择做环卫工作?而在扫大街的空余时间里,他又何以能在国家级、省级科学刊物发表论文4篇?

  

    在佛山市禅城区祖庙路一带,会写论文的环卫工吴宏毅可是一个传奇人物。每天,他像其他同事一样一起出工,低着头默默清理街上的垃圾,但回到家中,吴宏毅却摇身一变,成为伏案算题的研究人员——暗物质、相对论,这些都是他的研究领域。为了解吴宏毅的真实生活,记者日前多次到吴宏毅的工作地和家中,对他进行观察和走访,试图还原一个扫大街的学术大牛。

  身份:“高知”父母的环卫工儿子

  记者在祖庙路见到吴宏毅时,身穿橘黄色工作服的他正和工友认真地清扫路面,个头瘦小的他看上去与工友明显不同,一脸秀气,一副文弱书生模样。

  吴宏毅告诉记者,随父亲工作调动,他在1984年从贵州省贵阳市老家来到佛山,在三水工作两年后被调至禅城区环境卫生管理处,并一直工作至今,扫了足足28年地。“扫得最久的是南堤路,有11年,其次是文昌桥,有七八年。”吴宏毅说,多年一线保洁经历,让他对禅城区的各条道路如数家珍。

  吴宏毅告诉记者,他来自一个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是一名热能研究的高级工程师,从老家被调到三水氮肥厂工作,母亲是一名医生,两人都是大学毕业,在他选择从事环卫工作后,父母一直嫌弃他的职业。然而,吴宏毅发现,他扫着扫着就喜欢上了这个工作。“扫地虽然很脏很累,而且不分阴晴雨雪,但属于比较简单的体力劳动”,吴宏毅有自己的算盘,他想把脑力留给工作外的闲暇时间,那里有更重要的事情。

  结缘:钻研宇宙物理的“科技男”

  在吴宏毅眼中,更重要的事就是“做太空方面的研究”。吴宏毅告诉记者,有件事一直记忆犹新:他5岁时有次和父亲一同散步,指着天空问父亲:“天空怎么来的?它的源头在哪?”父亲无言以答,自此探秘宇宙科学的种子就种在了他的心里。

  上初中后,吴宏毅的成绩较过去一落千丈,只得辍学。“虽然我数学基础不好,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宇宙、对物理的兴趣,我相信只要我足够努力,那些困扰我的问题终有一天会解开。”带着这样的志趣,他满腔热情投入到宇宙和物理研究。

  “即便是大学生,都搞不懂他在计算什么,更何况我们这些人,我们经常说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干。”一位曾长期跟他共事的保洁人员称,下班后的吴宏毅从不打牌、不喝酒、也不去娱乐店玩耍。“只有看书、算题和研究,才能让我觉得快乐!”吴宏毅说。

  记者在吴宏毅家看到,其书柜里排满了《物理学》、《光学》等专著,电脑桌上放着写满各类公式、演算的笔记,电脑桌上的一个光盘本,里面竟然有十几张容量超过4G的刻录碟,上面写有各种学科分类条目,“都是电子书刻录成的光碟,如果是纸质的,这个屋子都装不下”,不过他也承认,自己目前只是走马观花看了很少的一部分,剩下的留着慢慢研读。

  成绩:发表4篇论文的“学霸”

  “做梦都在做研究,没办法,停不下来。”吴宏毅称,从他决定做研究开始,除了吃饭、睡觉、工作,他的时间几乎都用来看书、做笔记、演算。基础比较差的他,常常为一个小细节就要耗上一两天时间。

  经过长达20多年的努力,吴宏毅从一名看到数字就头疼的初中辍学生,到如今已经能轻易就“暗物质”、“广义相对性”、“狭义相对论佯谬”等学术名词侃侃而谈,并且自2009年起,吴宏毅先后在《广东科技》、《中国科技纵横》发表了4篇学术论文,而这4篇文章的题目就足以“亮瞎眼”:《广义对称性原理》、《宇宙的思考——向宇宙奇点挑战包括暗物质的一个唯象解释》、《破解暗物质之谜》、《狭义相对论佯谬另解》。

  “在你眼中,暗物质、相对论分别是什么?”“佯谬是什么意思?”吴宏毅均能很快组织语言作简短回答。他承认,目前自己的研究并非有太多创造性或很高学术价值,有时甚至只是为了弄清一个小点。不过,哪怕是论文里面的一个名词或一个公式,在与他共事的环卫工同事看来,都是“不可能懂的大道理”。

吴宏毅4篇论文中的3篇

  未来:他有一个“诺贝尔奖”梦

  记者从吴宏毅的言谈中了解到,他一直在研读《相对论》,并在11年前花了700多元买了一台天文望远镜,试图了解更多宇宙奥秘。

  持续的科学研究,动力何来?吴宏毅告诉记者,兴趣是最好的老师,他对太空、物理的兴趣是坚持下来的“马达”,“我眼中的演算、研究,跟别人眼中的抽烟、喝酒是一样的,很难戒掉。”他还告诉记者,他时常在梦中梦到书里描绘的场景,星球运行、粒子转换。起床后,他便立刻将梦中的奇想记录下来,并梳理出自己的猜想,整理成文。他的电脑里,就有两个名为“梦中记录”、“巧事”的文件夹,专门存放他此类奇思妙想。

  目前,吴宏毅仍在暗物质、相对论的求索路上匍匐前进,问及目标,他称自己还将持续写论文,直到发表更多有创造性的论点,“我的最终愿望是能获得诺贝尔奖”,吴宏毅称,环卫工获诺贝尔奖,这在普通人看来不可能,但他会为此目标一直坚持下去。

  他是环卫工,扫了28年的地,对禅城区的各条道路如数家珍,打算一直扫到退休。

作为环卫工的吴宏毅(记者唐金凤、何超 摄)

  他为什么坚持扫垃圾?

  记者:既然这么喜欢科学,为何不专职去做研究?

  吴宏毅:我身边很多人都不解,甚至鄙夷,说“科学家干吗沦落到要扫街,干脆回去埋头读书算了”。我的想法是,工作要么高高在上,做最顶端、最能挑战人脑的,要么做最底层、脑筋都不用转的。父母也曾给我安排一些舒服点的工作,比如车间技术工、办公室之类的,但我都不愿意。目前我的学识比较浅,做科学家出成绩的风险很大,与其做一个一般的科研人员,还不如留守原地,做最底层的环卫工,同时在心中有科学研究的想法。

  记者:你怎么看待扫地这份职业,能坚持28年?

  吴宏毅:起初几年,我认为这项工作十分低下,后来认识到它的好。首先它属于体力劳动,对身体机能调节有利,且在露天作业,早上起得早,替代早锻炼,长时间露天作业,日晒雨淋,可磨炼一个人的意志。其次它加班不多,可以保证下班后我可以放心做研究。扫地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,八小时以外我从事着脑力劳动。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相结合,是很完美的,过度强调哪一方都不行,所以我打算一直扫地到退休,然后每天陪我爸散步,给他做饭,我觉得生活还算不错。

  记者:你写论文有没有获得过别人的帮助?

  吴宏毅:没有任何帮助,都是自己一个人完成。如果非得找一个,那网络就是我的导师,我每天都会关注科学网站,宁可花钱也要从期刊网上下载论文和资料,从而激发自己的科学思维,丰满自己的猜想。当然,当我需要翻阅外文网站和书籍时,我爸爸会帮我,他会和我交流,但内容还得靠我自己。

  吴宏毅发表的4篇论文:《广义对称性原理》《宇宙的思考——向宇宙奇点挑战包括暗物质的一个唯象解释》《破解暗物质之谜》《狭义相对论佯谬另解》

  他的论文含金量如何?

  吴宏毅,“相对论”方面的论文有多大的学术价值?

  中山大学逸仙学院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授称,《广东科技》、《中国科技纵横》两本杂志并非国家核心期刊,学界认为两本杂志的学术含量并不强,“算是科普性的杂志,给大众普及一下物理科技方面的知识。”

  中山大学工学院硕士研究生小邓在看完吴宏毅的四篇论文后,也认为突破性价值不算大。“很多内容都不算新颖,他都换了一种说法来解释。但作为一个环卫工人能达到这个水平,我和舍友都感到惊讶了”。

  “引用的参考文献不是主流研究刊物,而是一些教材或报纸文章”,中山大学物理科学与工程技术学院理论物理方向的专家称,从学术角度而言,吴宏毅的论文并没有太多贡献,但他的研究精神让人感动,值得学习。

  他又是学霸,做梦都在研究暗物质、相对论佯谬等,已发表4篇论文。

  有房有才为何仍单身?

  12年前,吴宏毅就是有房族,但他至今仍孑然一身。

  吴宏毅家的客厅和书房的墙上,用油漆画着各类风景画。据他介绍,这些字画创作于2005年,都是他自己构思好,随后邀请画师按照他的要求在墙上作画,耗时4个多月。“专门请画师到家里吃住,感受我家里的氛围,边生活边作画。”

  记者看到,在客厅面积最大的一幅“迎客松”,蜿蜒虬曲,姿态苍劲,山峰陡峭,远方祥云烘托着一轮普照的艳阳。“这幅画展现了两个世界,都不是现实世界,是我想象出来的。”

  吴宏毅告诉记者,他不喜欢贴一些字画,那样太有生活气氛。“你不喜欢生活的气氛吗?”他点了点头,如今依然是单身汉的他,坦言曾谈过一次恋爱,但由于害怕担负责任,一个月后便分手告终。“一方面我不相信爱情,另一方面我总感觉自己长不大或拒绝长大,没有结婚打算。”

  声音——

  “人很好说话,很好相处”

  姐夫:一篇论文,从构思起草到最后完成,往往需要三四个月时间,吴宏毅就坐在那一动不动钻研,像个菩萨一样,我经常叫他“扫地僧”。

  工友:平时大伙都叫他“大学生”,他偶尔会带“看不懂”的书上班,趁着午休拿出来研读。

  工友吴阿姨:吴宏毅虽然性格内敛,但人很好说话,和我们有说有笑打成一片,甚至有女工友开玩笑叫他“老公仔”。

主管领导:他很好相处,很少跟人翻脸,工作兢兢业业,是个好员工。

 

文/记者唐金凤、何超   图/记者陈枫(除署名外)  报料人:陆先生  广州日报